你身边的坏人,都是你这个好人惯坏的

你身边的坏人,都是你这个好人惯坏的
《屌丝男士》第四季中,有一集是大鹏和“大长脸”演两个争抢买单的朋友,从吃饭抢着给钱,导致翻脸斗殴进到医院,又在医院里抢着给医药费,直到最后都坐了轮椅,还在抢,整个过程笑得人肚子疼。

抢着买单可谓是中国人众生态中最典型的一种。有一次在饭店,我看见两家人因为抢着买单,最后都对服务员翻脸了,“我让你收我的钱,你为什么要收他的?”、“你不收我的钱,我向你经理投诉你!”

你说服务员招谁惹谁了,真是左右为难。

买单这种事,没抢上的人不开心,觉得对方不给面子,但真抢上了,你以为就开心了吗?

不,照样不开心。

我曾经观察过,在一个饭局中,抢着买单的那种人,到底是什么心态。其实他本不必抢,因为事前已经有人说请客,但是等到了算账的时候,他却先站了出来,主人当然反对,于是一场混战。

由于他态度坚决,急得脸红脖子粗的,所以他成功地买了单。可是背地里我又听到他和别人抱怨,说谁谁谁真不讲究,他请客让我掏钱。

但这不是你自己抢的吗?呵,我明白,他希望的是自己既能保全了面子,又因为对方善解人意,主动拒绝,免于金钱的损失。

他并不真的是一个慷慨大方讲究人,他只是希望别人这么看他。不做这样的人,他很难受,真的做了,又会觉得被人剥削了。

有位女孩和我抱怨,自己身边的朋友都很小气,每次和朋友一起吃饭,最后买单的都是自己。

“那你就不要买嘛。”多简单,你不掏钱,人家还能去你钱包里掏不成。

“可是吃完了,他们都坐在那里闲聊,不付账。”

不付账就不付账呗,站起来,说一句,你们慢慢吃,我有点事先走。让他们自己研究该谁付账好了。

“可是我做不到,我觉得尴尬,所以每次都是我忍不住先付账了。”

做不到啊?做不到就别怪别人欺负你。

三毛22岁的时候孤身远赴西班牙读书,父母按照中国人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反复叮嘱她在外要体现中国人的教养,凡事忍让,吃亏就是便宜。三毛谨遵父母教诲,到了宿舍看到自己的铺位上有人睡觉都忍了,“第一次跟鬼子打交道,我显得谦卑、有礼、温和而甜蜜。”

因为她的好脾气,洋人同学们都对她很好,“下了课回来,总有人教我说话,上课去了,当然跟不上,也有男同学自动来借笔记给我抄。”四个人住的房间,大家抢着做内务,整理房间,感情不要太好哦。

三毛是很爱干净的,也很感激同学们的照顾,就努力多做一点事情,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房间的打扫都归了她,连四个人的床都是她一个人铺。她虽然心里气不过,但总是懒不过别的同学,看不下去还是自己做,而且记着凡事忍让的教诲,“以为自己正在大做国民外交,内心沾沾自喜,越发要自己人缘好,谁托的事也答应。”

她的衣服被所有人穿,下雨了她帮同学收衣服,替同学守门,给人买饭、卷头发涂指甲,她成了所有人的老妈子。后来,女孩子们躺在她的床上偷喝酒,被院长逮到,骂她是败类,搞坏学校风气,三毛多日来的压抑终于爆发了,她气得拿着扫把,“对着那一群同学,举起扫把来开始如雨点似地打下去。我又叫又打,拚了必死的决心在发泄我平日忍在心里的怒火。”

同学们都傻掉了,摁住她,她冲大家吐口水,丢书,还骂人。她真的是以必死的决心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是夜,女孩们吓得大气不敢出,悄悄溜掉。

从此以后她变了,不再那么好说话,同学还衣服,她要求洗了再还,否则不收。床也不铺了,电话也不接,爱谁谁,大不了就滚好了。

奇怪的是,她横起来了,同学反而对她更和气。事事都以她为先。她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惩罚,包括校长都知道自己冤枉了她,与她和解。后来三毛在宿舍的生活,十分愉快。

事后三毛回忆自己那段忍耐的时间,也反思过,“为什么我要凡事退让?因为我们是中国人。为什么我要助人?因为那是美德。为什么我不抗议?因为我有修养。为什么我偏偏要做那么多事?因为我能干。为什么我不生气?因为我不是在家里。”人人叫她宝贝、美人,可是她不快乐。“我完全丧失了自信。”

这段经历,被三毛写在《西风不识相》这篇文章中。不仅是西风不识相,是世人都不识相。天南海北,走到哪里都是这个规律,那些缺乏自我保护意识的人们,努力想要自己表现的更好、更大方、更善解人意,用这些来换取更好的人际关系。他们不敢拒绝,害怕拒绝会让自己失掉别人的信任和认可。正是这样一步一步的沦陷,把人与人之间原本的界限在无原则的妥协中,逐渐被推后、模糊、抹掉。

逐渐的,当别人发现介入他们的领地,侵犯他们的自由完全没有什么不妥,他们不会反抗,不会提意见,那人性中的恶就会迅速蔓延。有便宜谁不占啊,家里养过宠物的都知道,连它们都欺负那最没脾气的主人。

在我们日常的人际关系中,其实真没多少货真价实的坏人。很多所谓的坏人开始的时候也不过是自私一点,强势一点的那种人,而让这些坏人变得更有杀伤力的,反而是那些所谓的好人。换而言之,坏人都是好人们惯出来的。正如三毛如果开始的时候就划清界限,也就不会看到同学们越来越过分的嘴脸,更不会把自己逼疯。

后来她和同学们相处愉快,也不是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成功,而是西方人更愿意尊重有自我的人,她不再是一团和气的东方小妞,反而更容易被认同。

中国的文化盛产中国式好人。我有个朋友在纠正一些孩子身上的问题时,不是说这件事不能做,是不对的,错的,而是说,你这样很丢人,别人会笑话你。而另外一个朋友则正相反。别以为这两者是一回事,或许这两种教育方式都能达到让孩子守规矩的作用,但在孩子心里留下的印记是不一样的。前者是孩子认识到这种行为的本质,能够做出正确的是非判断,后者是让孩子做正确的事只是为了满足别人的标准,而克制自己。

为了做好人而做好人的人,他们做好事,不是因为自己能够做好事,而是不做好事不行,怕自己不存在。心理学家武志红说这样的人缺乏自我,没有学习过站在自己的立场和感受上和别人交往,“我的自我是建立在你认可我、你承认我是个好人上。如果没有人认可我,我的自我就不存在了,说得严重一点叫自我瓦解、自我破碎。”

他们维护不了自己的利益,又改不掉自己的弱点,沦陷在被别人“压榨”的位置,只能通过抱怨来排解内心的压抑。但其实他们抱怨和憎恨的是那个无力表达自己真实意愿的自己,为了逃避隐形的自我谴责,只能不停地抱怨别人,觉得都是被别人辜负了,坑害了。

这就是很多中国式好人过得并不快乐的复杂心理成因。

同样是《屌丝男士》中的一集,大鹏和柳岩约会,买单的时候大鹏假装自己没带够现金,饭店没有POS机不能刷卡,他对柳岩故作为难状,柳岩微微一笑,说:“没关系,我有。”大鹏打哈哈:“你看,又让你破费了。”柳岩从包里掏出一台POS机,拍到桌子上,不动声色地说:“我有POS机。”

这当然是个段子。但这的确是用来对付那些企图来侵占自己利益或者空间的人的最好还击。无需急赤白脸,更不用暴跳如雷,淡淡划定界限,别人自会领悟。

比如我也会请人吃饭,一是纯开心,二是还人情。这两者全都会让我心甘情愿地掏钱,除此之外,如果有人成天想占我的便宜,存心让我买单,那么抱歉了,就算是坐到天荒地老我都不会买的。而且我也不会觉得尴尬,因为我根本不在乎对方怎么看我,更不在乎服务员在一边嘀咕这桌怎么没有人买单,相反,我觉得这是一个饶有趣味的心理战。你和我装糊涂,我也装不明白,“多谢你请我吃饭啊,让你破费了不好意思,哈哈哈。”

还会有下次吗?我试验过,基本一次搞定,永无后患。

来源:晚睡姐姐

你身边的坏人,都是你这个好人惯坏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