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黄鳝,大学生女主播还有哪些故事?

(文中人物均作化名处理,图片亦非小颖本人)

前几天一段小视频悄悄地在微博和微信上流传开了。

主题是:黄鳝和女主播不得不说的故事。

说起网络直播,我们能想到的,往往是各种让人营养跟不上的激情互动。

但事实上,上到摇滚不死的七十岁空巢老人,下到作业太多的10后小学生,直播如今已经成了一种大众化的娱乐方式。

不过“女主播”这个词,却依然没有因为直播行业的规范化和大众化而改变。随手在百度打上女主播三个字,放眼看去,都是桃色新闻。

女主播和土豪,女主播和小学生,女主播和黄鳝。

一如既往的引人遐想,一如既往的让人热血沸腾,一如既往的带有浓重性暗示意味。

可能你也经常看直播,游戏的,娱乐的,你甚至会定点蹲守自己喜欢的主播。

但也许你没有想到的是,某平台关于女主播的统计里面,在读大学生的比例占了6成。

那些镜头前明眸善睐语笑嫣然的女主播,也许就是选修课坐在你后面的女生。

这个周末,我和一个深大的妹子聊了聊关于她做女主播的故事。

这个故事里,既没有月入百万,也没有富豪包养。

它所拥有的,只是你也许未曾触及的“真实”。

 

一、“我一开始只是想做点小兼职,从没想过它会改变我的生活。”

小颖是在大二的时候接触到直播的。

作为声乐类专业的学生,小颖除了会弹琴,唱歌赞,还有一张好看的脸。

有一天小颖出门买零食的时候,被一个打扮得很奇怪的男生叫住了。

“我们是一家娱乐公会,觉得你很有做主播的天赋,来吧,最高月入十万哦。”

那个男生虽然像个杀马特,但是眼神很真诚,小颖鬼使神差地接过了他手中的名片。

后来某天闲得无聊,小颖一时兴起就按照上面的联系方式和那个男生聊了聊,又去男生口中的“公司”看了看。

和那些新闻图片上封闭又破旧的“直播间”不一样,这个公司环境时尚而优雅,不少女孩子涂着精致的妆容,穿着美丽的服装,如穿花蝴蝶般行走在公司的走廊上。

“你看,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尝试些不一样的冒险,说不定会有不一样的收获。”那个与小颖年纪相仿的男生说。

在这样的氛围下,小颖签下了自己的主播合同。

试用期每个月要播50个小时,试用结束每个月要播70个小时。底薪5000,上不封顶。

小颖很开心,因为这笔钱看起来似乎很容易就能赚到手。

唱唱歌聊聊天而已,谁不会呢。

 

二、“昼夜颠倒和强颜欢笑,我两个都得选,两个都得要。”

真正开始直播之后,小颖才意识到这个事情没有她想象中那么轻松。

露沟露腿的狂潮中,服装保守的小颖实在没办法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小颖觉得外表的吸引是暂时的,她的歌声一定可以留下真正想要听她唱歌的人。

但是时间久了小颖就发现除了唱歌以外,她真的什么都不会。

所以每天直播3小时之后,小颖还要听自己的管理给自己上课。

怎么引人关注,怎么讲段子,怎么引导观众给自己送礼物点关注,怎么把那些毫无忠诚度的看客变成痴迷于自己的粉丝。

都有套路,都是细节。

小颖专门买了一个ipad做笔记,关于直播的笔记就有几十个文档。

她甚至要经常看自己直播录像的回放,琢磨哪里做的不好,哪里应该改进。

小颖觉得自己比上专业课都要认真,她觉得,大概是因为一个是花钱,一个是赚钱的缘故吧。

有了这些“教学”的打底,小颖的直播生涯也开始走上正轨,粉丝慢慢变多,愿意付费点歌或者只是因为喜欢她而付费的观众也多了不少。

小颖的直播时间越来越长,一方面是因为公司的要求,另一方面是因为粉丝的要求。

渐渐地,小颖从隔天直播变成了每天直播,直播的时间也从两三个小时延长到了五六个小时。

最长的一次,小颖连续直播了9个小时。关掉摄像头和麦克风的时候,小颖像咸鱼一样瘫在床上,睡到第二天才起来。

舍友从一开始的兴致勃勃也变得渐渐心生不满。

很多人都是晚上才开始看直播,小颖经常要从晚上七八点一直直播到凌晨三四点,直播完还要跟粉丝“互动”。舍友经常会被吵醒。

小颖只能选择搬出去自己租房住。

 

放满房间的公仔,一面贴上了粉色墙纸的墙壁,一台直播电脑,一张既用来休息也用来充当背景的床,几乎就是小颖的全部生活。

那段日子小颖除了上课,几乎都在直播。

不能请假,因为人气会掉,不能发脾气,因为粉丝会跑。

周末不去逛街,假期不去旅游,和朋友的聚会次数也降低到了最低级别。

每天醒过来就要打开电脑和粉丝互动,或者用手机和ipad跟“土豪”聊天。

小颖的日常,就是在这个伪装成粉红色的工事里,露出机械又迷人的笑。

三、“土豪不会在乎钱,但也不会在乎你。”

有时候小颖也会问自己,过这样的生活有意思吗?

但看看自己添置的包包和化妆品,她又觉得没什么好问的。

毕竟除了这个行业,也没有多少兼职能给她最高超过5位数的酬劳。

小颖甚至在思考公司管理的建议:毕业之后做全职主播,薪资会翻倍。

小颖不是没有心动过,毕竟读书改变命运,出发点不就是赚的更多吗?

直到有一天她开播的时候,她发现每天都会用1314朵玫瑰欢迎她的“皇帝”没有出现。

那一天小颖的收入很惨淡,只有平时的四分之一。

她试探着在微信上和“皇帝”打招呼,对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只是说明天会出现。

第二天他果然准时出现在小颖的直播间,送了两次1314朵玫瑰。但只看了不到十分钟,皇帝就走了,他一走,小颖的直播间一下子掉了三分之一的人气。

小颖心烦意乱地提前关了直播,根据好友消息找到了皇帝的行踪。

皇帝在另一个小颖认识的女主播的房间里疯狂地刷着兰博基尼。

那个声音甜到发腻的女主播穿着情调满满的护士服,开心地捂着嘴,避免让狂欢的土豪们看到自己分不清是笑还是惊讶的嘴型。

 

小颖想起来,这个女主播之前主动和她聊过天,姐姐、姐姐叫得很甜,还问她是怎么绑住土豪的。

她说很羡慕小颖能有“皇帝”这种土豪粉丝。小颖就带着她一起做过直播,想帮她攒人气。

小颖几次打字又删掉,最后还是静静地关掉了直播软件。

“皇帝”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小颖的收入也越来越低。

公司跟她谈话说,因为她的业绩不好,决定取消她的广告位,同时也取消了她的底薪。

小颖没有反抗,只是悄悄地做着直播,给越来越少的观众唱自己喜欢的歌。

“皇帝”消失一个月以后,小颖看着自己月收入里面的“507.3RMB”发呆了很久。

她突然很清楚地意识到,也许她曾经是个王者,但现在,她只是个过气的网络女主播。

她连网红都没成为过。

我和小颖见面的时候,她穿着简单的牛仔服,衬得她未施粉黛的脸无比清纯。

她说她已经搬回宿舍了,直播设备卖了两千块,不赔不赚。现如今学业初成的她通过师兄师姐的关系接一些商演,也能赚到足够的零花钱。

我问她说,其实现在的直播除了外貌,也很看重内容了,要不要再去试试看?

她想了想说,看情况吧,其实辛苦归辛苦,但如果有人看,直播还是挺开心的一件事情。

临走时我还是没忍住问了她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你做了那么久直播,真的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吗?”

“不知道,啊,应该是有的。”小颖歪着头回答的样子很可爱。

回来的路上我拿出手机,看到小颖发了一条朋友圈:

“啊啊啊啊啊考研没有过,扎心了。”


“回来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小颖的腿可真长啊。”

cr杂草

 

-  今 日 互 动  -

你觉得主播这个行业好玩吗?

 

 

除了黄鳝,大学生女主播还有哪些故事?

扫一扫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