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身家186亿回归到零,夕日首富施正荣的破产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

2005年,施正荣以186亿元的身价成为中国首富。然而世事多变幻,谁曾想市场形势突然逆转,在美国上市的尚德股价飞流直下,从80美元每股竟然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跌破1美元。现在,施正荣已经成为昨日黄花,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当施正荣创建的尚德企业在美国股市冲高到每股80美元的时候,他真的是站在人生事业的高峰,睥睨天下,可以说这一生应该荣华富贵不尽了。谁曾想2008年之后,突然市场形势逆转,尚德企业股价飞流直下,到2013年初竟然跌破1美元,成为资不抵债濒临破产的公司。

苦难童年,因生计而被弃

施正荣本不姓施。他一出生,就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1963年,江苏扬中县里很多百姓都患上了身体浮肿、消瘦青紫的病症,肇因是自然灾害导致的营养不良。

和平村陈家母亲生下的居然是对双胞胎。食物已非常匮乏,两个男婴并不受欢迎。父母将其中一个送给了离家几百米远的另一户人家。于是,双胞胎中的弟弟成为了这家的长子,取名施正荣。

成长在贫穷人家的双胞胎弟弟施正荣,不得不从6岁起就开始帮父母干活赚钱。他帮父母用竹子编暖壶壳,一个可以卖5分钱,一直编到了13岁。“他日子过得苦一些。”施生母坦言。此时的同胞哥哥,则过着正常小孩童年应有的顽皮生活。

抱养的经历奠定了施正荣一生的性格基调。哥哥急躁强势,性格随了生母,而他却缓慢温和,这与生父母和养父母的性格皆不像。在其兄嫂眼里,施“没脾气,软得很”。

这种性格在被抱养的家庭里受到了欢迎。施正荣懂事,不顽皮,干活勤劳,长得也漂亮,这经常得到大人表扬。在将近10岁时,他已从邻居嘴里基本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陈家施家双胞胎十岁生日,村里的另一户姓金的人家买了三套当时最时髦的小军装做生日礼物,分别送给陈家、施家和金家的小弟。生日当天,陈家和金家小弟都神气地穿上了新军装,而隔着一条小河的施家小弟,却没有穿上小孩最喜欢的新衣裳,“只是一个人站在河边望着对岸热闹的生父母家,始终没有过去。”一条河,不宽,却几乎阻断了他的童年。就在那条河上,成名后的施正荣捐资重修了一座新桥,他起名为“博士桥”。这次,他可以在艳羡的眼光中迈过那座魂牵梦绕的小河了。

奋发有为,功成名就成首富

从身家186亿回归到零,夕日首富施正荣的破产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

施正荣在37岁时以海归洋人的身份回到中国,创办了小型制造公司尚德电力,这家公司踩准了国外市场爆发的时机,在2005年一举成为了第一家在美纽交所上市的中国公司。

2006年,施正荣以22亿美元在《福布斯》杂志“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350位。这个扬中农民家的弃儿三年积累的财富超过了荣智健家族30年的积累,成为大陆新首富。

“首富先生”似乎“变”得冷酷无情了,他开始重用一些背景更体面的人才,创业之初从底层跟随他奋斗的员工则感到他们被施正荣抛弃,没过两年这些背景体面的高管也被其抛弃了,2009年,他又用一批更为体面的外籍高管将其取而代之。

事业的大成,让他对光鲜亮丽的追求达到了顶峰。他愿意花20万美元包一架公务机去参加达沃斯论坛,也愿意在企业社会责任上一年掷出6000万人民币,他与美国副总统戈尔共进晚餐,与英国查尔斯王子谈合作,雇用了6名保镖24小时保障他和家人的安全,尽管这些年从未真正遇过一次危险……

有人说“首富先生”没变。他依旧不爱应酬,不去酒吧,不去KTV,不打球,不玩古董,也不信宗教,只每年带着全家去澳洲度假。他依旧爱吃河豚,再喝点白酒,或者下班后去尚德附近的一家日本料理店点一份凉拌三文鱼。跟同学在一起高兴时,“还是那个样子,还是那个味道”。

也有人说,他留给自己的那一面没有变,变的是给别人看的那一面。尽管个人简朴,他却给自己买了近十辆顶级豪车,包括三辆雷克萨斯,一辆宝马,一辆奔驰S600,一辆顶级宾利,一辆路虎,一辆沃尔沃……他身边的人说,他见不同人时会开不同的车,他一向是个特别注重礼仪的人。

总之,首富的日子里,他得到了他过去所有渴望的东西,这些名利对于那个扬中少年来说更具有补偿性质。

时运不济,一朝落败归乡里

施正荣缔造了超高速度的财富神话,又以几乎同样的速度跌至谷底,财富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件从中国首富到破产的故事血淋淋的告诉我们:“财富的定义不是以金额来衡量,而是以时间来衡量”。一个人今天有钱并不意味着明天还会继续有钱,今天赚钱并不意味着你以后还能继续赚钱。

2013年3月20日,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破产法》裁定,对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实施破产重整。

3月18日,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债权银行联合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无锡尚德破产重整申请。据介绍,截至2013年2月底,包括工行、农行、中行等在内的9家债权银行对无锡尚德的本外币授信余额折合人民币已达到71亿元。

据了解,无锡尚德对债权银行提出的破产重整申请无异议。银行方面表示,希望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通过破产重整,整合有效资源,改善运营管理,摆脱经营困境。银行方面还希望,通过改组和完善治理结构,寻找合适的战略重组第三方,使企业重生、产业重振。

据悉,离开尚德之后的施正荣携妻子一同返回乡里,打算过他们的平静生活……

意气风发,创富之时需守富

从夕日首富施正荣的人生起伏,我们可以看出,当一个人在事业上顺风顺水之时,一定要为自己未来多加思考,在自己最能创造财富之时,一定要为自己考虑如何守富,甚至如何传富!

在世界华人圈中,有着不倒翁之称的李嘉诚,对于企业可能随时面临的风险看得非常透彻,对如何守住人生财富也想得非常明白。因此,李嘉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经说过:“大家都说我很富有,其实真正属于我的财富是我为自己及家人购买的充足的人寿保险。”

除此,李嘉诚还说:“人寿保险是企业发生财务危机时留给自己与家人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或许,这就是中国首富和亚洲首富在观念上的本质区别……

李嘉诚之所以会在资产配置中增加巨额的人寿保险,是因为他在商场上拼搏50余年,早已认识到影响企业盛衰与财富增减的因素太多了。包括市场风险、政策风险、经营风险、人身风险与责任风险、婚姻风险、系统风险等等……

他深知,在这些风险中,有些是可控的,有些则是不可控的,任何一个风险的发生都可能让自己一生辛辛苦苦的积累瞬间化为乌有。所以,人生在世,每个人都要懂得未雨绸缪,才能持盈保泰。有钱的时候更需要做好没钱的准备,是每个富人一生都要修炼学习的课程。

最著名的案例就是世界500强企业安然在倒闭之后,总裁克里斯·莱夫妇全部资产被没罚清偿债务,唯独他曾经以3700万美元所购买的养老年金保险被保护下来,使得他们从2007年起每年可以从保险公司固定领取90万美元的养老年金,债权人却对他无可奈何。因为在美国,人寿保险被视为家庭幸福的最后一道防线,不仅享受税负的优惠,还免于债权的处分。(来源)

从身家186亿回归到零,夕日首富施正荣的破产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

扫一扫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