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丹麦吃生蚝?吃货们快醒醒,这是一次高超的营销事件

咳咳,旎儿发起狠来,可是不念情分的哦!

没错,今天要讲的就是火遍部落、昨天也推送过的——

一切,都要从丹麦大使馆官博4月24日发布的文章说起。

这篇文章精心构建了“生蚝作为外来物种入侵丹麦,丹麦人不会吃,束手无策”的印象,让本就热心的中国人不由地产生“放开那个生蚝,让我来!”的想法。

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丹麦大使馆是怎么玩儿的呢?我们先看原文(剔除“恶意满满“的各种生蚝美图):

这种生蚝叫做太平洋生蚝,原本是不属于丹麦的海域的。现在,这种新物种入侵到丹麦这片乐土之后,简直无法无天,对海岸的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它们在丹麦没有天敌,在海岸边肆意疯长,想下水游泳的人得穿着鞋才能跨过它们。不仅如此,原本丹麦本土的Limfjord生蚝也被它们挤兑死了。

丹麦的科学家和渔民已经向丹麦自然保护局投诉很多次了,但是依旧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棘手的入侵者

这个物种来自南方的海域,经过数十年时间的生长,形成了现在如此巨大的规模。实际上,科学家们早在2010年就向政府敲响警钟了。

“我们鼓励大家通过‘吃’来消灭这些生蚝,但是大家都一张冷漠脸”。

事实是怎样的呢?首先,太平洋生蚝(Crassostrea Gigas)不是什么奇怪的新物种,而是常见生蚝养殖品种,在某宝的批发价是不到七块钱一斤

其次,太平洋生蚝也不是这几年才突然“入侵”丹麦的。正如它的名字一样,这种生蚝原产太平洋,优点是对水温适应程度强、对传染病的免疫能力较高,总之:好养

于是,1966年,法国渔民将其引入欧洲,进行大量养殖。如今,法国市面上最常见的凹壳生蚝,就是太平洋生蚝,70年代引进法国后,至今产量约占法国生蚝总量90%。

同一时期,1960年代,荷兰渔民把太平洋生蚝带进了瓦登海人工养殖。

瓦登海的南面是荷兰,东面则是丹麦。太平洋生蚝就是这么蔓延过去的,有资料称,1996年“入侵”到了丹麦一侧的瓦登海海域。

的确,太平洋生蚝在瓦登海大量繁殖,但是,丹麦大使馆笔下“对海岸的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究竟是什么呢?

答案是……会挤占贻贝和丹麦本土生蚝的生存空间。

联合国环境开发署2010年关于瓦登海生态危险的报告摘要:

90年代源于亚洲的太平洋牡蛎开始侵入本土的紫贻贝生长区,并开始在那里繁殖,令人担心的是,太平洋牡蛎的继续入侵可能会使当地的紫贻贝失去生长环境。

好吧,这不就是一种水产品和另一种水产品的竞争么?丹麦官方有必要那么危言耸听吗?

所以,欧洲人本来就是爱吃生蚝的,生蚝在欧洲有悠久的养殖历史,太平洋生蚝进入欧洲本来就是为了吃掉它的,现在吃不完,只是因为它太常见了(丹麦人更爱本土的Limfjord生蚝,按照CNN旅游频道前年11月的报道,在餐厅一个能卖8.85美元)。

换言之,烂大街的太平洋生蚝在丹麦国内滞销了。

怎么办?

试试卖给外国人。

丹麦人深谙这种套路。丹麦旅游官方网站visitdenmark.com就介绍了以太平洋生蚝为卖点的旅游景点,介绍词是“当地的生蚝品种是太平洋生蚝,最长可达20厘米。”

不晚于2010年,就有英文媒体介绍了丹麦的生蚝旅游营销。

套路是一样的:把它描绘成生态灾难,亟待你(游客)的拯救。

同样的套路,叫卖了多年,2017年来到了中国市场。

中国网民和媒体都很捧场,仿佛捡到了便宜。

殊不知,丹麦官方偷着乐呢。噢不,明着乐。

丹麦驻华大使馆官微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昨晚很高效率地推出了旅游指南,景点包括生蚝养殖场。

中国游客的确有钱,但横跨欧亚大陆去吃太平洋生蚝——世界上产量最大、最常见的生蚝品种,我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国际主义精神……

不过,还是为丹麦驻华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点个ZAN,这次本国美食和旅游的推广方案,的确是起到了爆款效果。

再说句题外话,去年10月,丹麦驻华大使馆招聘食品组实习生。

部友们当时还奇怪使领馆怎么会有“食品组”。

现在忽然有点明白了,原来洋人也玩清仓大甩卖啊。

所以啊,各位部友还是省点心吧!

这是个套路哈!

帮丹麦吃生蚝?吃货们快醒醒,这是一次高超的营销事件

扫一扫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