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股市:我认赌服输

中国股市:我认赌服输

8月3日星期一,早晨一开盘,我平静的按下委托确认键,清空了账户中所有的股票。至此,不但最高两倍的利润灰飞烟灭,就连本金也已经亏蚀50%。我煎熬了一个月,挣扎了一个月,最终理智终于说服我,认赌服输。

作为1997年入市,经历了几个完整的牛熊周期,也算是业内人士的我,虽然时刻提醒着自己,警惕08年的危机重蹈覆辙,但最终仍然深陷其中。个中辛苦,不得而知。在之后的一个月内,我一直在努力寻找此次惨败的原因,最终我发现,和08年一样,我还是败给了自己,败给了自己的贪婪和一些不正确的想法。

我自认为自己的阅历、经验以及人脉在投资这件事情上,比普通的小散还是有着很大优势的。比如说,我准确并且坚定的判断到了这波牛市的来临,比如说在我们这个小圈子里,有各种资历的专业人士,有江湖“小”佬,有会计学博士,有公司CFO,也有投身互联网+的创业先锋,因而我对爆炒的题材股从谨慎旁观到浅尝辄止再到与“妖”共舞,并不是头脑发昏盲从跟随的。再比如说,5月股市狂飙之时,不管是我自己,还是周围朋友,都已经意识到风险的存在,虽然谁也未曾预料,调整会是以这样一种惨烈的态势进行。不管怎样,可以肯定的是,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是在股海中浸淫多年,经历过狂风暴雨的人,我们有着最适合自己的分析套路,我们可以整合各路信息和资源,使得我们的投资行为既不刻板也不偏执,但最终,我们中的其他人都成功或半成功的躲过了股灾,而唯独有我,被吞噬了半数本金。所以失败的原因,必然在我自己。

那么究竟哪个因素是我失败的关键?融资吗?我认为不是。我没有做场外高杠杆的配资,一直用的是券商的场内融资,风控极为严格,虽然融资比例为1:1.5,但我从来没有配到过1倍以上的资金,股灾爆发之时,我的融资比例是0.7。在第一周的屠杀过后,我提前增加了保证金,此举使得我的账户免受平仓之灾。我始终认为,不能以偏概全把股灾的原因全部归咎于融资融券或股指期货,或许这是一个制度并不那么完善的市场,或许真如传闻所言,有机构利用了规则漏洞,我们可以批判监管的失职,但不能以此为籍口,为自己的亏损寻找一个外在的理由。因为保护自身利益的责任,归根到底还是要靠自己。所以说,融资只占到了我失败原因的一小部分,主要在于我忽略了融资在下跌过程中对利润和本金的蚕食也是相对应的成倍放大。

不是融资,那么是对题材股的追捧吗?如前所述,对于题材股,我是经历了逐渐认识和逐渐接受的过程。其实对于互联网+,市场上真正有理解有认识的并不多,简单的炒作背后的确累积了巨大的泡沫和风险。我的一个创业朋友,平时甚少露面,也不像我们一样,朝九晚五的按时按点在股市上班,但有一天他来了后滔滔不绝的讲起了他对这个行业的认识,并且列举了几家公司,深入分析其运作思路。这使我意识到,互联网+,并不完全是讲故事,确实有着广阔的市场空间,有着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预期,于是我的股票选择从4月份开始,由之前的半大盘半题材完全转向了题材股。

我确实品尝到了题材股泡沫带来的暴利,一个月翻倍的投资业绩,在过往十多年的投资生涯中从未出现过,或许正是这短暂的成功让我忘记了风险的存在,或许是超预期的利润让我误以为有了抵抗股市波动的能力。时至今日,我仍然不认为炒作题材股有任何错误,不管是我自己还是市场。

我而言,我从来不是个价值投资者,而且我也不认为中国A股市场有很多值得价值投资的上市公司。于市场而言,它永远是聪明且正确的。从2013年开始,题材股就一直活跃在市场中,而那么多低估值的大盘蓝筹传统行业的上市公司,早已被边缘化,这是市场的选择,我认为是正确的方向,契合了经济转型的预期。

其实在4月份之前,市场一直处于还算健康的状态,5月份的鸡犬升天有着很多非股市的外在原因,这不是题材股本身的错。不过正如当年科技网络股泡沫破裂后,一大批科技公司倒闭,同时也涌现出苹果这样真正的巨头。历史还会重复,今日被市场血洗的题材股中必然会出现真正的金子,但是我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正如当年在美股的投资中,我没有能力选中苹果一样,所以8月初,当市场逼近前期低点时,纵然我已亏损近半,但仍然坚决的割掉了所有股票,我认为这是我在若干错误之后第一个正确的抉择。

回顾5月底到股灾发生后的一个多月时间中,我犯了三个重要的错误,一步步把自己放置于亏损之中。

首先,5月份已经强烈的感受到风险重兵压阵、呼之欲来,但是被超额利润所迷惑,忽略融资的放大效应,误以为可以抵御正常的调整。第二,6月份市场调整格局已定,融资带来的风险已经有所显现,而且专注于技术分析的我已经从6月26日的收盘点位意识到这绝非当年的“5·30”,但此时,我犯了最最愚蠢的一个错误,看着账户中数字的不断缩水,脑子里总是浮现出前不久好不容易进入8位数的画面,遗憾、不甘、侥幸、期盼种种情绪充斥着我的头脑,而唯独忘了本金安全这一至关重要的投资纪律。其实彼时,账户中还略有盈余,但我已经被从市值高点滑落下来的落差搅乱了思绪,这是导致失败的最关键的一个环节。第三,一错再错的我终于等来了“国家队”救市,然而或许是对暴跌已经麻木,对风险已经淡漠,头脑始终处于混乱状态,7月24日救市反弹最高点时,我的本金基本保着一个全身,可此前定下的“回本就卖”的策略始终不能被坚定执行,7月27日周一再一次千股跌停彻底粉碎了我对后市的幻想。那一周,是我在这次暴跌中心情最灰暗最沮丧的一周,是我彻底意识到败局已定,牛市腰斩的一周,是我不得不接受现实的一周。

8月3日一开盘,我毫无顾虑,毫不手软地清空了所有股票,随即市场迎来了一轮小的反弹,偶尔操作两次,一亏一赚,彻底断绝了火中取栗的念头。又过一月,当时割掉的股票又折损近半,我忍不住唏嘘,庆幸自己终于在屡次犯错后做了一个正确的抉择,虽然这理智来的太晚。

经此一殇,我将铭记“本金安全”这一投资箴言,彻底忘记“市值新高”这一虚像。至于其他,我想我仍然会在适当的时候加杠杆进行操作,仍然会追逐市场热点进行趋势投资,不管这热点是题材还是蓝筹,因为我相信,市场永远是对的。顺便斗胆预测一下,属于中国的牛市还没开始,如果股指能在当前点位稳住,那么或许此前的暴涨真的只是个预演。

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3873

中国股市:我认赌服输

扫一扫手机访问